区块链上无民主 币报道

区块链上无民主

来源:币报道发布:2018-05-03 15:51:00

  今年2月份,一条新闻报道莫斯科正在利用区块链让市民投票,引领了民主趋势,居民可以对一系列公共设施进行广泛的投票,包括了从他们新的地铁列车的名字,到新的体育场馆的座位颜色。


  但区块链的民主式治理真的前景乐观吗?


1.jpg


  如何监管区块链?


  这个问题听上去有点奇怪。理论上讲,区块链根本不应该被监管,它们应该是“自由的去中心化账本”。


  但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账本。它也是一个生态系统,是包含商家、企业和交易所的经济体系,里面还包含着开发者、矿工和用户社区。


  但是,区块链不是一块净土,它必须依存于人类混乱和纷争的世界中。而且在区块链的演变过程中需要作出很多重要的决定。因此区块链必须受到监管,而且监管者不可避免地依然还是人类。唯一的问题是:


  由哪些人来承担这个责任?这些人的决定是如何执行的?


  区块链治理方法


  一般认为,有两种方法来管理区块链:


  第一种方法是“脱链治理”。这基本上是大多数私人机构的管理方式——由社区信任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小组,负责区块链的治理和利益划分。该小组负责修复隐患和安全漏洞,增加功能并提高可扩展性,在公开讨论中作为代表,并在用户、企业和矿工之间保持权力平衡——听上去是不是有点像Bitcoin Core(由中本聪指定的人选组建的比特币管理团队)干的事情?


  显而易见,这看起来非常中心化,不过也会存在变数。如果有足够的用户不同意治理协议,他们可以启动硬分叉并创建并行区块链,这正是BCH(比特现金)和ETC(以太经典)所发生的情况。分叉威胁是对核心团队治理不善的巨大检验。


  大部分主要的区块链都是由这样的治理方式来管理的。例如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门罗币和ZCash都遵循这个模型。


  但是还有第二种治理模式正在逐渐获得认可,称为“链上治理”。链上治理拒绝了链外模式固有的集中化。在链上治理模式中,区块链内的用户直接对决策进行投票。根据投票结果的不同,区块链会自动执行该投票的结果。这一切都发生在合约内。


  链上治理是许多“区块链3.0”项目的核心,例如Tezos、DFINITY和Cosmos。链上治理是一个非常激进的想法。它试图摆脱传统组织混乱的人治,改为高度机械化、自治化的民主。


  正如比特币允许用户对自己的资金拥有主权一样,链上治理将允许用户管理他们的整个金融系统。它有着法国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一般诱人的理想主义情怀。但是,链上治理很可能是危险的,甚至会导致灾难性后果。


  也许区块链民主就是一个伪命题。


  在区块链上,没有人知道你是谁


13.jpg


  民主意味着大家在“一人一票”的原则下运作。但区块链是高度匿名化的。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生成一组新密钥来创建新的身份。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要在区块链上实现民主,就需要解决女巫攻击问题(女巫攻击:在对等网络中,单一节点具有多个身份标识,通过控制系统的大部分节点来削弱冗余备份的作用。还不懂?就想想火影忍者里鸣人的影分身术吧),这意味着你需要了解每个人在真实世界的身份。这将需要一个全球信任的身份识别系统。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系统存在。


  鉴于我们没有全球身份识别系统,链上治理实际上并不是采用一人一票制。相反,他们通过POS(Proof of Stake,股权证明,类似于财产储存在银行,这种模式会根据你持有数字货币的量和时间,分配给你相应的利息)实施“一币一票”的规则。


  因为数字货币的稀缺性,这变成了线上民主的松散代理机制。但是,POS意味着拥有更多币的人在他们的投票中拥有更大的权重。这显然不是所谓的民主,而是财阀(EOS的21个超级节点算不算呢)。


  当然这也没关系。你可能会争辩说,这种机制会使选民在游戏中拥有更多的马甲,也许数字货币富豪们应该在合约治理中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因为他们付出也更多。


  按照这个逻辑,大公司应该对政府立法有更大的影响力才是,因为他们在财政上比一般公民有更多的利害关系,难道企业不应该有更多的立法控制权吗?


  很明显,这个论点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财阀们因为被授予了财政的强大权力,使得他们可以对资源较少的人进行剥削。


  但是很不公平的是,一群开发团队中的一些人做出了所有重要的决定,而这些人对监管机制可能都没什么经验。


  不要将区块链与国家混为一谈


21.jpg


  让我们回避上面的财阀问题,假装“一币一票”是民主的有效代理机制。


  虽然民主是国家治理的理想状态。但区块链不是国家,绝大多数区块链治理也不是民主的。企业不是民主的、非营利组织不是民主的、开源软件项目也不是民主的,这些理由还不够吗?


  区块链现阶段仍然是实验性技术。虽然他们正在迅速发展,但还有许多未决的技术挑战。例如,以太坊的路线图里涉及将其共识协议转换为POS、完全重写虚拟机、实施分片方案,过程中还有一堆工作要做。


  这些技术性的东西非常艰涩。与管理一个国家相比,它更类似于管理CERN(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管理复杂的技术项目时,我们曾经有过很好的模式,譬如Linux基金会或IETF(国际互联网工程任务组)。他们看起来根本不像民众领导的民主机构。


  一个良好的技术治理过程应该围绕技术专家的专业知识来建立,这些技术专家可以在技术稳健性与实际问题之间取得平衡,他们负责制定计划并交付技术路线图。


  而民主则恰恰相反。参与民主制的各方进行竞选、宣传、互黑,他们将自己分成派别从而逃避风险。在这个系统中,任何没有达成共识的东西都会被抛弃,而且大家还会耗费巨大的精力来说服普通选民。


  尽管存在上述各种摩擦,民主依然还是治理国家的正确过程,但对于一个实验性技术的治理模式来说,可能犯了决定性的错误。说实话。区块链还是处在早期阶段。虽然大妈们都积极投身了,但我可不指望我们家老太太使用区块链,也绝对不希望她对什么合约升级进行投票。


  而区块链和国家的另一个根本差别是:你可以随时退出区块链。


  自由、分叉和退出


  退出一个国家很困难。即使你不喜欢你国家的管理方式,你也可能不一定有资源去移民。即使你想这样做,政府也未必会让你轻易离开,而且目标国可能也没那么好客。


  一个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地。因此,你可以说一个国家有义务保护公民的福祉,因为这些公民不能总是用脚投票。


  区块链则不同。如果您不喜欢区块链的选择,你有三条路可以选:


  你可以出售自己手上的Token并转移到另一个链上去


  你可以支持分叉


  你如果有足够的野心,还可以自己搞一个新的分叉


  要清楚,分叉不是免费的。但相比从一个国家移民来说,这已经算相当便宜了。在一个人人可以用钱包投票的生态系统中,民主治理模式也没那么容易收买你。


30.jpg


  民主的极端情况


  在链上治理模式中,民主可能很难走正路。


  以DFINITY为例。DFINITY声称允许用户通过他们的“区块链神经系统”进行链改写。想象一下,有人在DFINITY链上被偷了币。受害方可以向网络建议交易无效。如果有足够的节点在回顾证据后达成一致,交易将回滚并实现退币。法定的选民可以有效地重写分类账。


  乍看之下,这听起来像是个聪明的解决方案,似乎大家终于不再为加密货币被黑困扰了。但是如果仔细想想,你会意识到DFINITY这条路结果将会导致更差的——“暴民统治”。


  詹姆斯.麦迪逊和托马斯.杰斐逊深深地理解民主中隐含的危险。在《联邦论》(述评《美国宪法》的经典著作)中,他们明确表示美国不应该实行直接民主,而是主张采用小心翼翼的制衡的共和模式。历史表明,直接民主通常会导致灾难。


  有一句谚语说的好:“民主就是两只狼和一只羊投票晚饭吃什么。”更普遍的理解是,任何51%的大多数人总是可以剥夺剩下的49%。这个问题被称为“多数人的暴政”,这是民主的一个众所周知的失败模式。何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在区块链上?


  利他主义和行为惯性可以使它不太可能发生。但人们可以想象派系斗争、女巫狩猎(中世纪对女巫的迫害)、大区块派与小区块派的全面战争。一但有人开了第一枪,各种各样的主义可能会从零和政治斗争中浮现出来。


  但是DFINITY并不是唯一提出这个模型的。这些链上治理模式中的许多人采用流动式民主,其中投票者可以将他们的投票委托给代表进行投票。这些投票代表之后会给他们进行补偿——也有点类似代议制,此处可参考我们之前的文章《公链纸牌屋》。


  所有区块链民主模式都在为低投票率问题而斗争(甚至以太坊的DAO Carbonvote也只有4.5%的投票率)。流动式民主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让选民把他们的选票委托给更好的代表。


  这与大多数现代代议制民主国家较为接近,在精神上与POS相似。但是,任何授权投票计划都有其自身的问题。


  你可能猜到了:这里面会出现恶意竞争、贿选、虚假宣传。大家的精力都被花在如何招揽和说服随机型持币人上,而不是花在如何改进合约上。


  当代表是在激励制度之下投票时,上述这些行为都是对激励的自然反应。真实世界的民主国家建立了一整套充满制衡的复杂系统是有原因的。没有这些制衡,民主就很容易变成任人唯亲。


37.jpg


  民主是为失败者准备的


  实事求是的讲,民主的目的主要不是更好的决策。民主的价值在于面对有争议的分歧时如何维持和平。换句话说,通过坚持民主制度,我们可以消弭一场可能会导致内战的争端。


  想象一下,有两个派别不同意某些立法,比方说甜豆花派和咸豆花派。在遵循霍布斯主义的国家里,这两个派别将发动互喷乱斗和血腥战争,直到一方取得最后的胜利。而胜利者会将其意志强加给尚存的少数人改变吃豆花的口味。


  但民主完全避免了这一点。在一个民主国家中,支持双方的选民进入同一个投票站,并统计争议双方的票数。对于票数较少的一方,即使他们企图发动暴动也肯定会被打败。因此,他们只得老老实实承认失败,以节省宝贵的资源(例如他们自己的生命)。


  这在某种程度上使民主成为一个优雅且高效的结构。投票为获胜方提供合法性,并确保失败的少数人不会为失败付出血的代价。通过这种方式,民主有助于保护国家免受暴力分裂。


  但是在区块链上,如果有一个决议的投票结果是55:45,区块链会发生什么?为什么45%的人会接受损失并继续被大多数人统治?如果改变是有意义的,而且有足够多的人想要朝不同的方向发展,也许就会迎来分叉了。


  如果链上治理因此失败,那么在区块链治理上采用民主制度的价值是什么,我们该怎么做?


  小心那个栅栏!


  即使有上述所有的疑虑,我们还是不能在链上治理方面太过苛责。毕竟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


  1929年,G.K.切斯特顿提出了一个现在被称为”切斯特顿栅栏“的法则:


  在某种情况下存在某种制度或法律,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可以把它当做道路上竖立一道栅栏或大门。更现代化的改革者会欢欣鼓舞地说:“我没有看到这东西有什么用处,让我们把它清除掉吧。”


  而更聪明的改革者则会说:”如果你没有看到它的用处,我当然不会让你们清除它。离远点动脑子想想。然后,当你可以回来告诉我你确实看到了它的用途时,我才可能让你毁掉它。“


54.jpg


  并非所有事情都应该是民主的,实际上大多数事情都不应该。但就像上文说的,区块链治理的民主制设想就是一道栅栏,随手清除它是不明智的。


  也许有一天,区块链将变得稳定,不再需要大牛技术高人的指导。因为这项技术的发展速度太快,任何在治理问题上陷入困境的区块链都必然会被抛在后面。


  尽管如此,我并没有真正反对这些正在尝试的治理体系。我很可能是错的。区块链的美妙之处在于,与国家不同,这个实验既便宜又易于运行。

区块链http://www.bibaodao.com/blockchain/

CopyRight © 2013-2017 济南哈普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251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