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总量设限之争:损害生态or结束通胀? 币报道

以太坊总量设限之争:损害生态or结束通胀?

来源:币报道发布:2018-04-18 17:36:00

  是否应将以太坊代币以太币的总量设定上限?事实证明,V神并不是在开玩笑。


  确实,当以太坊的创始人在愚人节发表了一项有争议的提议时,大多数人可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玩笑,但这篇文章引发了一场非常真实、非常严肃的讨论,就是关于这一世界第二大加密货币的底层经济体系是否应该被改变。


  事实上,自该概念首次提出后的几周内,讨论进入白热化,人们争论的焦点集中在是否应该将以太坊的代币以太币的总量设定一个上限,以后将不会产生新币。虽然这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目前以太币的数量没有上限),但新币进入市场的速度一直在增长。


45.jpg


  Buterin (V神)似乎意识到了这种担忧,以“经济生态可持续性”为理由,他希望当以太币达到1.2亿枚时停止产生新币。事实上,他认为,将市场供应限制在这个数字上将有助于长期发展,1.2亿这一数字是以太坊在2014年募集资金时以太币出售数量的两倍。


  在上周的开发者会议上,Buterin进一步阐述了他的理由,一开始他的评论受到其他核心开发者的嘲笑,但气氛很快被严肃的思考所取代。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更改很容易实现,并且在获得社区足够的支持之前,可以通过执行一次简单的代码修复——作为以太坊下一个系统范围的软件更新的一部分——来完成。


  一方面,这一概念得到了以太币投资者的欢迎。由于缺乏一个像比特币一样将发行量限制在2100万枚的正式立场,如果不是犯迷糊的话,一些投资者对于是否应该把钱投进去仍然保持谨慎。


  不过,将发行量设定上限的提议也引来了如潮般的严厉批评。


  首先,批评人士指出了以太币在平台安全方面的作用,并警告称,引入上限将使这一加密货币成为纯粹的投机游戏,这也是许多开发者所担心的,这将使更新协议更具挑战性。另一些人则认为如果不是缺乏研究,这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他们对此很有异议。


  Vlad Zamfir是以太坊即将推出的“POS”共识机制背后一名主要的开发人员,他在一篇博文中写道:


  “我不认为我们有必要了解我们将会达成什么共识。”


  另一位批评者则写道:


  “这些数字看起来完全是武断的。”


  Nick Johnson也是一名以太坊开发者,对提案持反对观点,他在推特上写道:


  “(这篇文章)已经将讨论降级为一群人彼此争论伪经济生态,就好像以太坊最初衷和最重要的设计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不是计算系统似的。”


44.jpg


  反方观点


  当然,批评者们似乎特别担心,经济(收益)奖励机制对于以太币的作用有多重要,它一直担任着以太坊网络的“加密货币燃料”这一角色。Darryl Morris是一名独立的以太坊开发者,他在一篇博文中写道:


  “以太币的主要内在目的是将其作为以太坊协议的一种资源,在计算机器上运行算法时进行消耗。”


  根据Morris的说法,以太币作为投资工具的用途不应该被优先考虑,它的主要作用是保护协议安全。他认为Buterin的这一提议可能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在周五的开发者大会上,Johnson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因为在理论上,数量上限会导致以太币的价值上升,燃烧少量以太币的交易会被抑制。Johnson说道:


  “通过交易费用提供的资金将鼓励人们持有代币,从来破坏生态系统的活跃度。这将形成恶性循环,因为交易减少,成本会上升,进一步导致交易减少,如此循环。”


  而反对派在Buterin最近的提议之前就开始了。例如,Zamfir曾公开反对限制发行以太币。在2月份对媒体的采访中,Zamfir将这次讨论描述为“自行车车棚(bike-shedding)”(注释见文末)。他说道:


  “整个加密货币的坚定持有者(HODLer)显然痴迷于发行政策,但发币与加密货币的成功与否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他进一步推测,如果设定上限的提议被通过,矿工们将自然有理由反对这个想法,因为硬顶可能会限制他们未来的收益。Zamfir说道:


  “坚定持有者(HODLer)和矿工们有明显的利益冲突,这使得指望他们关心任何有关公共利益的概念,甚至关心任何对实事求是的最优设置都不可能实现。”


  Zamfir在一篇博文中继续说道:对这件事的理解是有限的,把稀缺性作为一种投资增值的手段是“最愚蠢和最恼火的”。


  最后,还有一些人认为,发行上限会提高进入网络的成本,这与保持低成本、让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并获得回报,实现更加去中心化的网络的长期价值理念相矛盾。一位Reddit用户对此写道:


  “如果你想实现个人财富最大化,这样做就很好,但如果你想创造一个去中心化的经济生态圈,那就太糟糕了。”


43.jpg


  支持观点


  但从Buterin的研究来看,反方的这些观点都站不住脚。


  在上周的开发者会议上,Buterin强调交易费用并不与以太币价格成正比,而是对以太坊平台需求的反应。这意味着,无论价格上涨与否,如果交易数量保持不变,平台上的费用不会增加。


  另外,根据他的说法,提供一种可能负担得起的投资加密货币的方式,并不是由以太坊所擅长的,新的加密货币将提供这个通道。他在推特上写道:


  “通过产生新币可以避免加密货币太过不平等,而不是通过任何一种产生超级通货膨胀的货币。”


  虽然以太币的通货膨胀率目前相当低,但Buterin认为,即使是很小的通货膨胀率,在金融市场回报的背景下也是一笔“巨大的交易”。


  Buterin警告说,在市值上,以太币有可能被任何一种在以太坊上发行的ERC-20代币通过无限发行的方式所超越。由于代币可以在没有通货膨胀的情况下进行编程,Buterin解释道,“基本上每一个ERC-20代币都比以太币更有价值。”


  在矿工收益的问题上,Buterin在会议上表示,矿工们在未来可以通过交易费用直接进行支付,而不是通过新产生的以太币来支付。


  根据Buterin的说法,这一改变很容易实现,因为所有剩余的以太币都可以被锁定在智能合约中,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费用分发给矿工。他说道:


  “这将使任何回报与合约内剩余的余额成正比。”


  而就当以太坊供应总量接近极限,回报减少,这可能会抑制矿商的积极性这一观点,Buterin表示,通胀也会带来类似的风险。Buterin说:


  “如果我们有一种会产生通胀的加密货币,那么它的价值就会下降,而这本身就会导致维持网络安全的资金减少。”


  虽然他承认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但Buterin表示:


  “我个人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交易费用水平基本上能够为矿工提供足够的收收益以确保区块链的运行。从长远来看,如果不是这样,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建造的系统到底有多大价值。”


  注:自行车车棚(bike shedding):指争论一些琐碎的事情而逃避那些困难的问题。帕金森用了一个虚构例子来解释了这个定律:在一个审核新核电站计划的委员会中,会员把主要的时间用于争论员工自行车棚使用什么材料,忽略了被提议的核电站计划本身,而这个恰恰是最重要、最复杂的问题。由于在这个经典的例子中使用了自行车棚来阐述问题,丹麦的开发者 Poul-Henning Kamp 创造了新的术语来描述这种现象,叫“自行车车棚效应(bike shed effect)”,或者简单地叫“自行车车棚(bike shedding)。数字货币http://www.bibaodao.com/currencies/


CopyRight © 2013-2017 济南哈普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25108号